业务邮箱
OyC17dYa@ask.com

第四十三章消息放出

发布时间:2020-04-16 02:37:22

第四十三章消息放出专心于收赤炎兽火的夜辰风并未察觉到,黑月城已经热闹非凡了。 就在夜辰风所在的酒楼里,一楼大厅里一群衣着各异的男子坐在那里高谈论阔,议论着什么。 “你们听说了没有,半个月后黑云拍卖行一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将有五阶魔兽出现。” 一名中年大汉得意的说道,似乎对自己老早得到小道消息很自豪。 “哈哈哈,你是不是傻了,哪里传的消息,不过是黑云拍卖行引人注目的手段罢了。” 另一个男子一脸不相信的笑道,这种故意放假消息出来吸引人注意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,现在故技重施当真是让人觉得好笑。 “我骗你干什么,我的小道消息什么假过,再说了,老弟,你可听清楚了,是咱们黑云城黑云拍卖行,可不是别的地方的拍卖行,这可关乎他们的 信誉,岂会作假。” 那先前开口的中年皱了皱眉,解释道。 “不会吧,五阶魔兽啊,那可是银翼灵侠级别的可怕存在啊,据说有些五阶魔兽实力甚至直传说中的金翼灵侠呢,黑云城什么时候出现过五阶魔 兽,我不信,就算是黑云拍卖行放的消息我也不信。” 那男子还是摇头表示不相信,毕竟五阶魔兽太过稀罕了,他们黑云城不过是个中级城市,五阶魔兽那种存在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的拍卖行里。 “你这家伙,咋就不信了呢,要不咱下个赌,若是到时候有的话就算我赢了,没有的话算你赢,怎么样?”那中年大汉有些无语的说道。 “呵呵,没问题,赌什么?”那年轻好几岁的男子笑道。 “就赌你那宝贝青玉低级剑器吧,我正缺一把好剑。”那中年男子笑一声,似乎早看上他这兄弟的剑器了。 “去你的,这可是我身上唯一之前的宝贝了,你居然连它的主意都打上了。”那年轻男子忍不住骂了一句。 “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跟你赌,你输了你就把你的青色空间戒指给我,怎么样?”年轻男子贼笑一声。 “尼玛的,原来你打上我戒指的主意了,这也是我身上唯一的宝贝,算了,赌就赌,反正我赢定了。” 那中年大汉也是骂了一句,随即二人便是下赌了。 酒楼里不只这两个人在议论五阶魔兽将出现在拍卖会的事情,这消息似乎是拍卖行故意先透一点。 让人先去议论,之后再正式宣布,这样效果会更好,能够吸引到更多人来参加竞拍。 就在这些人在酒楼里议论不断,你争我吵的时候,楼外的街道上突然响起一阵不绝于耳的敲锣打鼓声。 “重磅消息,重磅消息啦,黑云拍卖行半个月后的大型拍卖会上将有五阶魔兽参展进行竞拍咯” 敲锣打鼓的都是黑云拍卖行的人<无上剑神>,提前半个月将消息放出去,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得知这个消息来参与竞拍。 要不了多久,消息便会传出黑月城,在周边城市传开,到时候怕是会有无数家族势力和各路强者前来竞拍争夺五阶魔兽。 听到街上那传来的消息后,酒楼里原本吵闹的人们顿时哑 口无声了,除了那早就得到小道消息的人外,其他人皆是满脸的震惊,一脸的不敢相信,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。 “哈哈哈哈,老弟,你输了,剑器归我了,快拿来。” 那中年男子得意一笑,二话不说,直接冲那年轻男子手里夺过了那把青玉低级剑器。 “我去,居然会是真的,太不可思议了,没想到五阶魔兽居然会在咱们黑云城的拍卖行出现。” 那男子似乎都忘记自己剑器输掉了,依旧是一脸呆滞的模样。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,黑云城每天早上和黄昏时分,黑云拍卖行的人都会在街上走动,宣布五阶魔兽参展要出现在竞拍上的消息,没一下子,整个黑 云城便是沸腾了。 消息更是如如流水一般,从黑云城快速的传到了周边许多的中级城市里,无数家族势力都为之一震。 这些大家族势力很快便派出了家族高手前往黑云城,确认消息的真假,确认之后他们在黑云城安顿下来,静心等待拍卖会举行的日子到来。 黑云城第一家族林家的宽大府邸中,一名黑发白袍老者正在房中潜心打坐修炼。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 听到这声音,老者眉头一皱,十分不悦的道:“谁?我不是说过了么,不要在我修炼的时候打扰我,听不懂我的说话么!” “太上长老,是我啊,林炎。”外头那衣着华丽身材魁拔的中年男子连忙说道,神情有些紧张。 “是小炎啊进来吧。”那老者闻声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旋即说道。 “太上长老,我刚得到消息,黑云拍卖行将在半月后的大型拍卖会上竞拍五阶魔兽,而且还是两只!”中年男子林炎有些紧张的说道。 “什么!五阶魔兽!消息可靠?”老者面色一惊,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,连忙问道。 “绝对可靠,是黑影拍卖行亲自公开的,我听了之后特地去了一趟拍卖行问了范依柔,这事绝对不会假。”中年男子肯定的说道。 “没想到啊,五阶魔兽居然被他们弄到了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,那可是银翼灵侠都难以对付的存在啊。” 老者感叹一番,虽然这话是从这中年男子的口中说出,但他的内心依旧是久久难以平复下来,毕竟五阶魔兽意味着太多了。 “对了,小炎,你可有问这五阶魔兽是范依柔她们自己弄到的,还是他人在那里拍卖的,而且拍卖的是五阶魔兽的魔核还是幼年期的五阶魔兽,亦 或是五阶魔兽的尸体?” 老者眼睛一亮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连声问道。 “呃这个,我问倒是问了,只是范依柔那女人,保密工作做的有些密不透风,完全从她们那里捞不到更多的消息了,而且她们暂时也不打算将具体 消息透露出来,所以我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。”那中年男子一脸无奈的说道。 “这样么,呵呵,不管他们多么的保密,总会有漏风的地方,你再去查查,查出来后立刻禀报我。”老者眯着眼,沉声道。 “是!”男子应道,接着便离开了 --------


百度搜索